首页>科索沃资讯> [科索沃战争持续时间]给普京多少年,才能有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科索沃战争持续时间]给普京多少年,才能有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观察者网 2020-03-16 07:46 968 20 原文链接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原泉】

当地时间3月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俄联邦宪法修正案。宪法修正案将提交至俄联邦宪法法院审议合法性。此前,俄国家杜马、俄联邦委员会和85个联邦主体的议会分别审议通过了宪法修正案。按照计划,俄宪法修正案全民投票将于4月22日举行。

据普京总统在1月15日国情咨文当中透露的信息,修宪内容包括加强国家杜马在政府组阁中的权力;赋予联邦委员会任命最高法院院长和法官的权力;禁止高级官员拥有双重国籍或外国长期居留许可;明确联邦国务委员会地位等。

但是,该修正案最受人关注的点在于所谓的“清零”条款,即不计算普京总统以前的任期(所谓“任期清零”),以保证普京至少可以参选2024年俄罗斯联邦总统。虽然,作为具有世界顶级影响力的政治家,普京通过总统、总理交替任职,修改总统任期等各种方式,从2000年执政至今已有20载(这期间笔者从一名小学生成长为一名大学教师,可见时间跨度)。

但不得不说,把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从头再来”确实是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神操作”,当然,在很多人的眼中,普京贪恋权势,拒不让位的“XX者”形象被进一步坐实。但是,如果能对俄罗斯的政体和当下的政局有所了解的话,就应该知道现在让普京退出历史舞台,显然还不是时候。

必须明确的是,普京在俄罗斯政坛当前的地位并不是普京自封的,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历史形成的。

给普京多少年,才能有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2月5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俄总统普京在国书递交仪式上致辞。 新华社记者 白雪骐 摄

2000年元旦,当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时,面对的是一个烂摊子:国内经济崩溃,寡头横行,政局持续动荡,车臣反政府当局同中央公开叫板,其它地方势力也蠢蠢欲动;在国际上,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呈现断崖式下降,以美国为首的冷战胜利者们通过北约东扩,科索沃战争等方式,不断进一步打压俄罗斯的国际空间,企图借着冷战胜利的东风,一劳永逸地解决俄罗斯的“威胁”。普京就是在这样一个充满内忧外患的时代,当选了这个世界面积最大的国家的掌舵人,可谓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

20年来,他冷峻、铁腕的执政风格受到很多人欢迎推崇,也受到很多人批评诟病。虽然普京的20年充满了争议,但这20年深刻地改变了俄罗斯乃至世界的面貌。在笔者看来,普京的历史功绩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点:

对俄罗斯国内,普京以铁腕的手段,严重打击了国内寡头势力,遏制了寡头势力左右国内政治的现象,利用国际原油价格走高的契机发展了俄罗斯经济,遏制了俄罗斯国内经济崩溃的势头,通过第二次车臣战争,严重打击了车臣分离主义势力,通过综合手段一定程度上恢复了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权威,提升了俄罗斯的国家治理能力,遏制了九十年代以来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秩序持续动荡,民不聊生的局面;

在国际上,普京一直在试图恢复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并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成功,2011年起,俄罗斯高调介入叙利亚内战,2014年,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使国际社会逐渐重新正视俄罗斯作为强国的存在,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得以显著提升。在国际舞台上,普京倡导建立“公正、民主的国际新秩序”,反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为建立公平公正的世界秩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同时,普京还始终坚持对华友好的方针,他执政期间,中俄政治、经济、文化来往密切,双边关系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2018年6月8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向普京总统颁授首枚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即是对普京总统对中俄友好和世界和平做出贡献的最大褒扬。

可以说,普京是一位“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政治家,其政治才能和历史功绩,足以使他位列当代世界最杰出的政治家之一。

正因为普京总统巨大的历史功绩,使得他成为了深受俄罗斯人民信任的政治领导人,这也是他能够执政20年的原因。但能够执政20年,并不完全是普京总统能够继续执政下去的理由,对于当下的俄罗斯而言,需要普京继续干下去的主要理由是,如果没有普京国家会如何运转下去。

笔者在上文提到普京的各项成就时,用的最多的词就是“遏制”,因为普京的出现及其所推行的政策,仅仅是遏制了俄罗斯国内局势和国际地位下坠的趋势,但这种趋势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扭转。打个比方,普京的横空出世,对当时濒临全面崩溃的俄罗斯而言,更多是下了一剂救命的猛药。不过,猛药虽然救了当时俄罗斯的命,却并没有治好俄罗斯的病,而且还产生了一系列的后遗症。

在国内方面,虽然旧寡头势力被打的七零八落,但是以“普京朋友”以及一些“国企”大佬为代表的新寡头势力却也随之崛起,他们与旧寡头之间的不同仅在于他们表现出唯普京“马首是瞻”(比叶利钦唯旧寡头马首是瞻稍微好点);俄罗斯利用油气价格的上涨,发展了经济,但由此经济结构愈发单一,对油气的依赖越来越大,而“油气经济”的隐患在乌克兰危机之后大爆发,对俄罗斯经济打击沉重,则将俄罗斯经济的脆弱性暴露无遗;车臣的分离主义势力虽然经过第二次车臣战争遭遇沉重的打击,但其影响力尚在,活动也没有完全停止,而以车臣“少帅”小卡德罗夫为代表的车臣地方实力派,在鼓吹“安拉至大,普京第二”的时候,却在俄罗斯中央政府面前表现得桀骜不驯,甚至经常显露出对中央政府(而不是普京个人)的“不臣”之心,其它地方实力派更多虽然给普京“面子”,但对中央政府权威更多是表现出“阳奉阴违”的态度。

在国际方面,虽然普京依靠强势和铁腕,遏制了国际空间被打压的势头,一定程度上挽回了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和尊严,但他表现出的俄罗斯“不应充当西方国家驯服工具”的立场,也成功地激怒了西方国家,并使西方国家在正视俄罗斯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了对俄罗斯的遏制政策;

而为了维系国际关系中独立自主的地位,特别是应对叙利亚内战和乌克兰危机,俄罗斯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消耗了大量的实力;

对中国而言,俄罗斯国内一直存在着许多对华不友好的声音,至今有许多政治势力仍然认为俄罗斯同西方国家的关系应当重于同中国的关系,而且“疆独”,“藏独”等支持中国民族分裂的势力在俄罗斯有一定市场。

这一系列掣肘的因素,都给普京的对外政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使得后普京时代能否坚持住这样既定的对外政策,都成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简而言之,在国内方面,俄罗斯国内仍然矛盾重重,但各种利益集团至少表面上愿意维护普京的权威,同时也希望普京能够帮他们“善后”,照顾他们的利益。在国际方面,只有普京有决心继续自己的既定方针。也就是说,目前的俄罗斯实际在由普京一人“苦撑危局”才勉强维持了个“表面光”的局面。

要想打破这一局面,至少应当满足如下两个条件当中的一个:1. 产生一个能够继续推行普京政策,或者具备普京政治声望的同时有比普京方案更优秀的方案的接班人。2. 形成一套行之有效制度性措施,保证执政集团在后普京时代能够平稳过渡,良性运行。

普京本人曾经尝试过方案1,但曾经在普京执政期间领衔过总统,被认为是普京接班人或者权力“二传手”的梅德韦杰夫,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难堪大用”,梅德韦杰夫今年一月份主动辞职已经标志着方案1遭遇了重大挫折。现任总理米舒斯京的能力需要检验,而公认的能力强、声望高的外长拉夫罗夫和防长绍伊古,年龄都同普京相仿(拉夫罗夫甚至还比普京要大两岁),年龄上拉不开代差,显然不适合做接班人。

给普京多少年,才能有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梅德韦杰夫与普京(新华社2016年2月23日摄)

至于方案2,目前俄罗斯政府乃至整个政体的运行架构,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政府和社会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围绕普京个人来进行运作的,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如同万千条细线,但这些细线只靠穿过普京这一个针眼连结在一起,很难想象如果现在没有普京,这些纷繁复杂的关系将如何平衡,而建立一套能够摆脱普京运行的新机制绝非一日之功。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让普京退出历史舞台,对于俄罗斯来说是十分不现实的。

而这次“总统任期清零方案”通过的过程,有两个细节耐人寻味,一个是该方案的提出者是“德高望重”的世界第一位女宇航员捷列什科娃,而在法案表决的过程当中,俄共的43名杜马议员无一例外全部投了弃权票而不是反对票。

前者作为苏联时期遗留的“勋贵”阶层的代表,积极维护普京的体制,后者作为“体制内反对派”的代表,虽然反对这种政治安排,但因为自己没有更好的方案而只能弃权。这再次说明了普京留任的必要性和必然性——因为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而目前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够完成需要完成的任务。

值得一提的是,普京本人在3月9日接受塔斯社采访时就表示,应该限定总统的任期次数以保证权力的可更迭性,不谋求进一步扩大自己的权力,但“不能够接受国家出现双重权力的局面”,即保持国家层面上的权力统一而不出现分散的状况,可见他对以他为中心的政治运行机制的弊端有比较清楚的认识,同时也确实有尝试解决当前俄罗斯政治弊端的初步设想。

而普京计划将这次宪法修正案付诸全民公投,也表现出了他对该修正案的内容采取了审慎的态度(因为按常规,宪法修正案无需经过全民公投,只需要议会上下两院通过即可生效)。他作为一名杰出政治家在关键时刻再一次表现出来了成熟和稳重,而这正是当代俄罗斯政坛所缺乏的品质。

看来,历史交给普京的使命还没有完全结束,而普京向世人展现出的这种负责任的姿态和其内里的成熟稳重,也使人们有理由相信,他会在完成他的历史使命之后,做到真正的“功成身退”。